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作答,在脱贫富民的考卷上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2 08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7月7日,海原县关桥乡方堡村。

后山上的花刚刚开过,翠绿的梨子争相探头。桃儿、杏儿是新来的伙伴,这里的杏儿个大皮薄,咬一口,蜜汁滑进喉咙。

方堡村村民都说自己的日子赛杏儿甜,给大伙儿日子拌了蜜的,是他们的好书记穆海彬。

2019年2月1日,穆海彬由自治区科技厅派任方堡村第一书记。500多个日夜,他把绿色种在了山坡,把富裕种入了农家,把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,种在了5000多名百姓心中。

科技富农:“穆书记咋说我们咋干!”

如今,穆海彬行走在方堡村,总有人跟他打招呼:“穆书记,你说,我们最近该咋干?”

一年多前,他听不到这些发自肺腑的话。

第一次开村民代表大会,穆海彬想听听大家对村里扩大发展香水梨种植的意见,会场里吵吵嚷嚷,他喊干了嗓子,无人应茬。会程过半,有人突然起身说:“穆书记,你是来我们村里镀金的吧!”台下哄笑一片??无数双眼睛盯着这位来自自治区科技厅的“80后”第一书记,看他在这场脱贫富民考试中如何作答。

“之前咱们村是七里八乡有名的‘麻缠村’‘上访村’。”村党支部委员杨金梅的一句话,概括了方堡村的历史。没有技术、生产受困、家底薄,恶性循环导致村民上访不断。

方堡村人均耕地1.8亩,人多地少是当地经济发展的最大掣肘。方堡村有种香水梨的传统,全村共有挂果香水梨树2358亩,百岁梨树就有428棵。但因个头小,品质差,方堡村出产的香水梨,一斤只能卖三五角钱,村民对它灰了心。

穆海彬调研发现,不论是梨园内还是院落中,所有的梨树树冠厚实,遮天挡日。“这样的树冠,吸收了过多的营养水分,还影响果实晒‘日光浴’,必须修剪。”穆海彬的话,没人相信。当农技队来村里剪树时,村妇李艳花哭天抢地地说:“一根树枝就是一筐果子,我那可怜的果子呦……”